美股大跌的背后:不只是通胀和美联储,还有更深层次的变化

美股大跌的背后:不只是通胀和美联储,还有更深层次的变化美股上演了一场“惊天大逆转”,前一日还暴力拉升、加速上涨,为排除激进加息的可能性而欢呼,次日人们就争先恐后地抛售,美股开始暴跌狂泻。美股标普500…

美股大跌的背后:不只是通胀和美联储,还有更深层次的变化

美股上演了一场“惊天大逆转”,前一日还暴力拉升、加速上涨,为排除激进加息的可能性而欢呼,次日人们就争先恐后地抛售,美股开始暴跌狂泻。

美股标普500指数跌超3.9%、道指狂泄逾千点、科技股为主的纳指跌超5%,创下2020年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。

而股市下跌的背后,除了高通胀和美联储更激进的“收水”之外,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。《华尔街日报》在最新的报道中指出,美国经济已经进入了后疫情时代的新常态,疫情红利逐渐退潮,凶猛的增长势头并不会无限期持续下去。

疫情红利退潮 市场由狂热回归理性

疫情带来了消费、工作和生活模式的巨变,转向远程办公,数字化商业模式变革,从电子商务再到远程医疗……同时一些公司销售、利润也因这些转变大涨,股价不断飙升。

然而,进入后疫情时代,这一转变基本已经完成,华尔街仍对这场变革会持续多久和能走多远过于乐观。

回顾当时,几乎在一夜之间,数百万美国人从线下消费转向线上购买,推动亚马逊高速发展。2020年和2021年,亚马逊年销售额保持20%-40%的高增长,这对于一家年收入已经接近3000亿美元的公司来说是前所未有的。而现在,该公司财报显示,今年第一季度销售增长放缓至7%,其股价较去年的峰值下跌了近三分之一。

电商公司Shopify Inc.高管们早些时候将疫情描述为一台“时间机器”,将十年来消费习惯的演变压缩为几个月。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,2020年电子商务占零售额(不包括汽车)的比例从2月的16%跃升至4月的22%。

如今,时间机器的工作已经完成了,电子商务零售占比已稳定在19%左右。今年2月,Shopify首席财务官发出警告,由疫情带来的电商业务加速发展将从2022年起开始消退。目前Shopify股价已经从峰值下跌了四分之三。

奈飞最近的财报也显示,订阅用户数量意外下降。疫情期间,居家影视娱乐需求激增,奈飞股价大涨,而现在其股价较去年的高点下跌71%。Peloton的智能健身机器在健身房关闭后人气飙升,但如今股价下跌逾80%。

食品配送初创公司DoorDash 、线上二手车零售商Carvana、Zoom Video和远程医疗服务提供商Teladoc Health这些疫情受益股都失去了疫情带来的红利。自去年7月以来,这些公司的总市值下降了46%,约合1.3万亿美元。相比之下,标普500指数同期仅下跌6%,约2.1万亿美元。

报道指出,这些转变与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有相似之处。在这两次事件中,技术确实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。在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的助力下,市场将股价推高到假定这些趋势将无限期持续下去的水平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,2020年5月,由于疫情,35%的员工开始远程工作。自那以后,这一比例一直呈下降趋势,在3月份降至10%。这显示了后疫情时代的新常态,即人们比疫情前更多地远程购物、工作和生活,但这一活动的增长并非如此高速。

数字化并未提高生产力

疫情推动了未来的增长,但这种驱动力作用最终会消失。更重要的是,这两年的数字化发展并未提高生产力。

尽管经历了大规模数字化浪潮的公司通常都是盈利的企业,拥有可行的商业模式,但这些公司仍在转变完成后仍狂热地追随向数字化生活和工作模式,大力招聘和投资。

例如,虽说流媒体是一个不断增长的行业,但根据投研公司Moffett Nathanson数据,过去两年,订阅量每季度增长约8%,而上一季度仅增长4%,获客变得越来越困难,但对新内容的投资需求却在增加。

奈飞联合首席执行官Reed Hastings上个月表示,疫情使我们对于形势的解读有了很多噪音。2021年随着疫情效应的减弱,增长放缓,同时竞争也在加剧。

而亚马逊在整个疫情期间都在疯狂招聘和投资,但在今年第一季度,其发现招聘和投资过度。首席财务官Brian Olsavsky上个月表示,其运输网络产能存在过剩的问题。

以上这些意味着未来几个月该行业的投资和招聘将减少,但并不一定会拖垮经济,消费者可以回到线下购物、工作和就餐。尽管如此,疫情带来的通货紧缩因素加大了经济衰退压力,如利率上升和能源价格上涨。

更大的问题是,数字化本应提高整体经济的生产率和效率,并带来更高的工资、更高的利润和更低的通胀。然而,当潜在的新客户减少,提供服务的劳动力和设施不断增加时,生产效率就会出现下降。

美国4月ISM制造业PMI创2020年9月来新低,显示就业低迷,价格压力未缓解。此前发布的GDP数据显示,美国经济出现萎缩,年化环比下降1.4%,自2020年年中来首次转负。

在过去的两年里,人们工作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,但生产效率并未出现质的提升。